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黑救护车:疯狂敛财!拔患者氧气管要钱,倒逼家属下跪求情】长期活跃在各大医院的“黑救护”车,几乎霸占着病患人员的出院转运市场,由于利润可观,这个市场鱼龙混杂。
“黑救护”正转运病患。

石家庄一家三甲医院,成为黑救护车的生意场。同行司机耿师傅都看不下去了,“最多时有20多辆车一起排队”。

司机们身着便装,操着“地方普通话”,丝毫没医疗经验的他们,急速开车冲到病房楼前,慌慌张张把病人塞进车中。

被抬上黑救护的有初愈病人,也有放弃治疗的最后“人间客”。在司机眼中,他们价值每公里5至10元。警报声响,资金到账。

长期开“黑救护”的耿师傅感慨生意难做。无聊时,他躺在担架上一遍遍刷着股票K线图。20公里外城乡结合部家中,有一双读大学的子女,以及四位老人需要赡养。

“我和妻子共同经营。”耿师傅的救护车是一辆改装过的“金杯面包”,设施简陋如同送菜货车。外面贴着“红十字”非常耀眼,“这不是制式标志。”

耿师傅的情况并非孤例,在石家庄乃至全国多地医院都被“黑救护”占据,他们不仅控制急救中心,还垄断ICU病房,甚至很多医务人员成为利益共同体。

不过,这有难解之痛。按照城市120救护车标准,每5万人才配1辆救护车。即便如此,有的城市仍未达到这个标准。巨大的市场需求,让“耿师傅们”在节假日都不舍得休息。

这个群体中,更另类的是,还有人向过世者家属收取鞭炮费。否则,会卸尸走人。

病人家属下跪

刘成至今活在耻辱中,他没想到一辆黑救护车毁了自己的希望。

2014年初,父亲因患病住进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简称郑大一附院),在重症监护室熬到3月份时,突然没了呼吸。

大病已将这个平顶山家庭所有苦难加诸在身,他们能做的就是带逝者回家,但医院基本不做这项业务。姐姐找来张名片,“有专门拉人的,打个电话吧。”

来不及辨别的刘成拨通了手机。很快,5名男子拿着担架出现在病房,直接将父亲抬上大面包车。郑州到平顶山市区150公里,要价1.5万元,每公里100元。母亲痛哭求情后,才答应收1万元。

“到地方后,再给司机二三千元辛苦费。”领头人说。途中,刘成的姐姐拿着一条香烟跪在司机面前:“求求你,我们真没有钱了,别再问我们要钱了,求求你了。”

从那刻起,刘成觉得自己崩塌了。同样崩塌的还有丁强,他父亲也住在郑大一附院,病情严重后,准备出院回中牟县的家。医院保安叫来辆面包车,40多公里路程,对方开价2000元。

车上除司机和一名白大褂男士外,还有3名面露凶相的男子。没等丁强反应过来,对方就把车门关住,说必须给4000元。见有犹豫,“白大褂”顺手将丁父氧气管给拔了。

丁家人赶紧凑够钱,车子才从医院出发。到达郑东新区时,副驾驶座上的男子说再拿1000元钱。话毕,司机将车停在路边罢工。

惊恐的丁家人又凑了这笔钱,车子才继续向前开。让人愤怒的是,“白大褂”还单独向丁家人索要500元,理由是他负责拔了氧气。在所有人央求下,他仍收了300元。

不幸的是,到家后,丁强父亲就去世了,然而副驾驶座上的男子说太晦气,又让买了1条烟和两挂鞭炮。类似遭遇,家住商丘虞城的卢光也遇到了。妻子因癌症在郑大一附院放弃治疗后,他到医院北门立交桥下找了辆车。

郑州到虞城约270公里,司机要1000元。刚把妻子抬上车,有两男一女过来说:“这里的病号都由我们承包,要想完尸回家必须出1万元,否则就推到太平间等着火化!”

卢光给三个人下跪后,对方提出要5500元钱,1000元钱给司机,4500元钱给他们。最终,邻居们帮着凑齐了这笔钱……

其实,这几个家庭的受害经历,仅仅是“黑救护”江湖的冰山一角。之所以能经久不衰,除城市120救护车配比不足外,受害者疲于维权也是其攫取横财的重要原因。

被人们称为“亚洲最大医院”的郑大一附院周边,至今被大量“黑救护”占据。前述事例均系同一团伙所为,他们趁火打劫的举动,被检方称是“无恻隐之心”。

病房外的“黑社会”组织

熙熙攘攘的郑大一附院病房楼前,弥漫着压抑情绪。很多人不知道,这里的ICU出院转运业务,曾长期被社会人员控制。

几年前,贾山刑满释放,到郑大一附院发名片揽活。此前,这里是自由竞争状态。

他很快发现,ICU病房11号楼利润最大,床位达100多张,从里面拉出去的都是危重病人,“家人急着想要拉回老家,还有些就是家里太穷付不起医药费,急着想要转回老家或是老家收费便宜的医院保守治疗。”

贾山说:“病人家属越是着急出院,越是有利于救护车谈个好价钱。”后来,他纠集李飞、赵军等27名车主成立车队,开始垄断11号楼出院患者的运输生意。

一开始,很多车主不服贾山,打了几次架,最后大家才服气。

为揽活儿,贾山在名片上打印的联系人是“崔师傅”,并留了两个电话。使用“崔师傅”是行规,一方面能防止病人路上死亡后家属找麻烦;另一方面是为敲诈患者家属做规避。

贾山还制定了经营思路。对内形成单一竞价机制,按照排号顺序,每次仅有轮候拉活的车辆人员面对患者家属进行谈价、要价,致使患者家属别无选择。

时间久了,就发展成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贾山从每趟生意中获得20%(后期涨至30%),运送者获得80%(后期降至70%)报酬。

实际上,在车主运送病人途中,会以各种名头坐地起价,额外收入都落入个人腰包。后来,贾山害怕被政法机关打击,便退出车队。

但李飞、赵军不甘心放弃,两人经预谋又将其他人团结一起。起初,他们按原有套路、方法运作出院患者运输生意。后期,李飞改变运作模式,将原来“吃大锅饭”,改成由组织统一接活儿,按照顺序统一派活儿模式。
等活儿的“黑救护车”
与患者家属谈价、加价、涨价的事,一般由当值司机以外的车队成员负责,其他人予以配合。他们通过威胁、恐吓患者家属等方式,迫使接受高额要价。

另一方面,该团伙还制造“车队已经垄断、控制了重症患者运输市场,出院患者家属别无选择”氛围,导致患者家属产生精神、心理强制,最终达到胁迫的结果。刘成、丁强、卢光等人均是遇到这个团伙。

在“黑手”运作下,李飞团伙赚得盆满钵满。车队每次从患者家属处获得的钱财,除个别人员享受每公里7元外,其他成员每公里5元,剩余部分归整个车队共有。

团伙的冷血让很多人愤慨。检方原话是“给患者家属心灵遭受二次创伤,给患者家属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并且,这些人连正规120都不放过。

一名周口的孙姓患者,在郑大一附院难以治疗后,家属准备送回老家项城。正好,楼下停了一辆周口郸城的120急救车,他正询问时,遭遇李飞团伙人威胁。担心出事,司机迅速离开。

最后,孙家人只好花费3500元,将患者送回240公里外的老家。

法网恢恢,上述违法团伙最终被打掉,相关违法者也受到法律制裁。

靠“拳头”争市场

在“黑救护”江湖中,很多人都想去分一杯羹,竞争方式多是靠拳头。

从2017年9月开始,卢成义、赵磊、李旭锋、杨永侃等人,在北京301医院从事黑救护车运营活动期间,为与联捷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简称联捷公司)争抢资源,多次组织人员殴打公司员工。

卢成义最早在301医院门诊楼附近卖水,与李旭锋相识多年。后来,李旭峰提出,想让其与卢成义一起出资买辆救护车。因价格太贵,就放弃了。

于是,他们和黑救护车主杨永侃商量后,决定由杨负责谈业务和出车,李旭锋、卢成义负责找关系、找人,赵磊也加入进来。

如果挣到钱,杨永侃每公里提6元钱,剩余部分三人分。没多久,杨永侃说“优护送”占着301医院地盘,得把他们赶走。“优护送”是网络救护车平台,由联捷公司运作。

卢成义从老家找了名叫海龙的男子,海龙带着一些人到301医院占场。

赵磊等人还商量好,在“优护送”人多时去挑衅,这边如果有人受伤,就利用公安局将他们清退或者给他们震慑。为了规避团伙犯罪,他们约定打架时不能去3人以上。

没多久,李旭锋带着小辉,到急诊室北门门口开始挑衅“优护送”4个人,双方打起来了。第一架结束后不久,“优护送”也有十多人聚在西门外,并有人来搅局。

海龙团伙的人,又把这名男子打了一顿。第二场架后,赵磊和卢成义说:“海龙这帮人开销太大,下手太黑,怕控制不住场面,不能用这帮人了。”无奈,卢成义又找来叫斌子的社会人员并继续恶战。来来回回,双方多次斗殴。

而卢成义给海龙、斌子等人发的工资中,就包括挨打后的医药费。

类似争斗,在北京阜外医院也有上演。

从事“黑救护”的高飞,正在阜外医院急诊门口拉活,看到同行侯志强也在拉活,便上前理论。两人争吵了一会儿,到公共卫生间门口开始打架。

高飞打了侯志强胸部,侯志强打了他头部、面部,门牙也打掉一颗,右手中指还被咬破,脖子上有很多抓痕。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北京地坛医院。

河北保定“黑救护”司机王飞说,他到地坛医院接病人回山东老家,当车开进医院后,两辆小轿车开始跟踪他。到南门停车场时,从两辆小轿车上下来七八个男子将其拉下车殴打,致使他胳膊、大腿和胸部受伤。车内2.3万元现金也不见了。

除北京外,这种通过打架抢市场的案例,在广东广州市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湖南长沙市湘雅附三医院也上演过,而涉案人员刑期都不长。

乱象重重

靠拳头打下来的市场,并不好做。这些年,随着主管部门不断干预,纯正“黑救护”愈加难以生存。为了保住这块蛋糕,更多从业者选择挂靠基层或民营医院,但不在本辖区活动。

车辆也并非正规招标采购,黑市上几乎是清一色改装车,以“福特”“江铃”和“金杯”商务车为主,并形成固定产销链。这些改装车,被拆掉座椅后放上简易床和氧气瓶,车身再喷上红十字标志,摇身一变就成了救护车。

暗访期间了解到,黑救护收费标准多以车况而定。以石家庄、郑州、济南、太原等省会城市为例,仅有担架的话,二环之内起步价50-100元,每公里5-10元。

如果配有氧气、吸痰机、心电监护、呼吸机、注射泵等设备,价格会略高。出省每公里在10元以上,过路费自理,油钱无需承担。索要发票,价格会更高。

不过,跨省护送也有打包收费的。近日,从河北石家庄出发,到云南昆明的一名患者家属被收费9万元。这成为行业内羡慕的一单生意。
虽然不少“黑救护”司机说与所在医院有合作,却都不肯拿出实证。
不过有个案例是,两年前陕西咸阳群众郑辉,因蛛网膜下腔自发性出血、脑动脉瘤破裂后,拨打120被送往某医院进行抢救。医生建议让患者去西安医院手术,但谎称本院呼吸机拆卸不便、氧源不足等,让其家人使用私人救护车。
后因“黑救护”太慢,导致郑辉错过抢救时间死亡。假如患者在运送中去世,家属要给车上工作人员数百元“鞭炮费”。事实上,更多患者会选择最便宜的“松花江”面包车。
需要指出,“黑救护”司机随叫随到的医务人员来自各个医院,单次收费为200-300元,出市或跨省每天500元。而司机们此前从事的职业也五花八门,有出租车司机、铲车司机等,几乎无人从事过与医疗有关的工作。这样一来,患者在运输途中风险就大大增加。
2018年5月12日,货车司机高才去天津运输货物,在工作中因劳累过度,造成脑出血。本来,他被送到静海区治疗,但老板曲卫东私自联系“黑救护”,将高才拉回宁津治疗。
从静海到宁津长达3个小时路程,因不是专业救护,耽误了治疗,最终致其死亡。
还有一个案例在湖北十堰。李宾系十堰绿城园林工程有限公司员工,在贵阳出公差期间,突发自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家属决定将他转回十堰继续治疗。同事郭某联系了一辆救护车。这辆车到达重庆境内时,李宾死亡。
最后证实,该车辆是“黑救护”,随车“医生”也不具有职业资格。
尽管存在各式各样风险,但“黑救护”市场依然持续火爆。现在,很多公司甚至推出专业APP软件。通过“天眼查”得知,这些平台拥有者,多是汽车租赁公司。
北京一急救中心办公室副主任说:“公司不允许从事救护车护送业务。”而且,个人不允许申请救护车,必须以单位形式申请,一般应该是一级以上医院,不符合要求的不允许院前救护,且不配备救护车。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9-9-28 11:5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选推荐

  • 2019微信域名防封指南,独家分享!2019微信域名防封指南,独家分享!
  • 微信网址强制跳转浏览器打开源码微信网址强制跳转浏览器打开源码
  • 【独家】无需备案域名和认证公众号调用微信分享JS-SDK代码,微信强制分享源码【独家】无需备案域名和认证公众号调用微信
  • 微信裂变营销系统重磅上线,助力微信营销!微信裂变营销系统重磅上线,助力微信营销!
  • 专家详解:什么是微信二级不死域名?专家详解:什么是微信二级不死域名?

热门排行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小黑屋|微信论坛  |网站地图

GMT+8, 2019-11-13 03:21 , Processed in 0.068789 second(s), 35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