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出200万雇凶杀人,层层转包只剩10万,南宁老板被骗惨:最后"杀手"让暗杀对象配合演戏骗酬金,上演真实版“中间商赚差价”!网友:这个杀手不太冷。
地产公司老板魏杰收到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神秘电话中,对方称有人要买他的性命,出价10万。但杀手称自己不想杀人,希望魏杰配合做出"被绑"的假象,骗过上家……
第二天深夜咖啡厅里一席谈话,令魏杰大感惊悚,而自己被偷拍的照片已经传到杀手的手机中。三个多月后,心有余悸的魏杰到公安机关报案,由此牵出了一桩"层层转包、层层克扣"的雇凶杀人案。
幕后主谋覃佑辉出价200万,请朋友奚广安杀掉魏杰。第一次暗杀中,雇用的"越南杀手"并未行动,还骗走100万。覃、奚二人又策动第二轮暗杀,并追加100万。此后,杀人行动被层层转包,经手莫天祥、杨康生、杨广生等人,200万酬金被层层侵吞克扣,减少至100万、50万、27万、20万,到"终端"凌显四手里只剩下10万。
但凌显四行动前改变主意,与暗杀目标魏杰"和平谈判",骗得10万酬金后躲在老家,直到魏杰报案,案情才逐步清晰。
覃佑辉借助中间人参与到了桂盛公司、大自然公司合作的一个房地产开发项目中,却因为桂盛公司老总突然被判刑而出现危机。覃佑辉担心大自然公司老总魏杰吞并全部股权,令他的5000万元投资打水漂,因此心生杀机。而桂盛公司老总意外被抓,竟是因为在广西钦州"吃老虎肉"。
2015年至2018年年底,此案一审两次审理,均作出无罪判决,被检察院两次抗诉。重审中,6犯罪嫌疑人集体翻供。最终,本案交由南宁市中院审理。几天前,6人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刑。

6被告曾当庭翻供被判无罪,检方两次抗诉

200万雇凶杀人层层转包,法院终审判6人犯故意杀人罪

咖啡厅"假装被绑"
"魏总,有个人说,让您打这个电话给他。他说,不然您后面有性命危险。"
2014年4月28日,公司的保安把一张写有手机号码的纸条交给大自然公司老总魏杰。魏杰觉得莫名其妙,觉得可能是有人在开玩笑。
出于谨慎,他还是打了过去,问对方何事。对方说,"有人出钱,雇我来杀你。我想通了,不杀你。但是你要小心点。"听语气,魏杰觉得对方不像开玩笑。
第二天,他打电话约对方在一家咖啡厅的包厢见面。晚上9点赴约时,魏杰还带上了公司的两位副总,其中一位全程录了音。后来他们知道,这位"好心的杀手"是凌显四。
"是这样,有人想搞你,意思就是,想杀了你。"见面后,魏杰三人很客气地听对方讲话,希望搞清楚状况。同时,他们也在努力辨别对方所说的是真是假。"我到这里呢,是想着,在电话里光用嘴巴跟你这样说,(你会以为)我是想敲诈你什么的。没有,今天电话里我也说了,我不是想敲诈你。"凌显四做了长段的铺垫,显得十分真诚。
"有人给我10万块钱,让我杀了你。后来我想,为了10万块杀一个人,实在不划算,出了事我还要坐牢。但是我又想挣这个钱,所以才来找你。"凌显四开门见山,做出一副谈判的坦然样子。他说,希望魏杰配合,拍一张被绑的假照片,让他拿到这10万元。

凌显四与魏杰咖啡厅“谈判”录音材料。 图片 陈龙

魏杰问要杀他的人是谁。凌显四说,他也不知道,没碰过面。但对方出了钱,找到他的朋友"阿生","阿生"就是他的上家。"这个人以前是跟我在监狱里(认识的)。他说给10万。但按我来讲,他是不熟悉(做)这个事的价位。"
凌显四说,他知道"阿生"上面还有上家,推测主谋老板应该"至少出价50万到100万",而自己只能得到10万。为了进一步取信于魏杰,他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我可以讲,我屁股是干净的。否则我不敢怎么样。哪怕你是刑警队队长也无所谓,我不是犯法的。"
"这个手机里的东西也可以证明。"他拿出一部白色手机,并告诉对方解锁密码。手机里有五六张照片,有魏杰走在路上的,有他在公园散步的,还有他在打电话的……拍照距离都很近。

凌显四与魏杰咖啡厅“谈判”录音材料。 图片 陈龙

魏杰倒吸了一口凉气。自己被别人锁定偷拍,竟浑然不觉。事后他根据自己穿的衣服判断,照片拍摄于几天前的24、25和26日。
先前还觉得凌显四在讲电影情节,看了这几张照片,他们才觉得对方说魏杰是"暗杀目标"有很大的真实性,便同意配合。凌显四提出了几个设想方案,"不要扯到生意来往的场面上,搞成抢劫之类的事……把你收拾完了,就脱一下裤子,让人家以为是乱搞人家老婆(被情杀)……"
对于事情的真假,魏杰等人还是将信将疑,但毕竟也没有损失。为自己性命安全考虑,魏杰就按照凌显四的要求,蹲在包厢的墙边,头部低垂,嘴巴塞了一张纸巾,手背在身后,极潦草地摆出一副"被绑"的假象。凌显四用手机拍了一张上半身的照片。
当晚的谈话一直持续到凌晨。后半段,魏杰等三人一直在问,"我要知道后面那个人是谁。"凌显四说他也不知道。但他愿意帮魏杰搞清楚,前提是魏杰要配合。"我也想知道那个人是谁,但你必须关机三四天。"凌显四说,"因为他之前跟我说过,这个事情搞定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等我摆平了,(对方显露后)我才能知道那个人是谁。"
魏杰说可以配合关机,但心里还是害怕,希望能套出上家的信息,反复表示"就是想知道后面那个人是谁"。到这一步,魏杰还疑心对方可能在诈骗,"具体需要多少钱也好,我们都配合你,但是我们就是要后面那个人。"凌显四表示,"我没问你要钱。"为了让对方安心,他说,"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咱们实实在在做事情,绝对做好给你,好吧。"
离开时,凌显四把那部没插卡的白色手机留给了魏杰。
随后三天,魏杰按照约定关了机。为防不测,他还飞到上海看望了住院的父亲。几天后,他再次把凌显四约到咖啡厅,表示自己愿意出双倍的价钱,请凌显四帮忙找出要杀他的人,并会请公安机关从轻处罚。凌显四拒绝了。
那些照片着实让魏杰心神不宁,他认为公司里有"内鬼",但排查了两个月毫无结果。2014年8月4日,魏杰忍受不住,到南宁市青秀区公安分局报案,并提交了手机、照片、录音等证据。接案警察听完魏杰的陈述,并未认为这是一起"蓄意谋杀",遂以"敲诈勒索案"立案侦查。
9月11日,凌显四被警方抓获。随后,他"身后"的5个人陆续被捕,一件精心密谋的"暗杀计划"逐渐浮出水面。
"暗杀计划"
"谋杀"计划的幕后老板,一直隐蔽着。
2014年4月的一天,"三叔"莫天祥找到杨康生,说有老板让他帮忙雇人去杀一个公司的领导,有50万酬金。"之前已经找别人去谋杀了,给了50万,那个杀手没把事情做成就跑了。现在上家追究我了。"
莫天祥问杨康生愿不愿意做这事儿,杨康生说自己不会做,但可以找人来做。当晚,他找到堂哥杨广生,把事情告诉了他,杨广生说他负责找"杀手"。杨广生,就是凌显四嘴里的"阿生",他的单线上家。
第二天,莫天祥开车带着杨康生去大自然公司小区一带,给杨康生指认了暗杀目标所在的路口、大门、办公室房号。过了几天,莫天祥将装有照片的白色手机、车牌纸条(一辆奔驰、一辆路虎)和魏杰的黑白照交给杨康生,"见车就见人"。
莫天祥称,手机存储的几张生活照,是他"请一名女私家侦探去拍的。"杨康生把情况原封不动传达给杨广生。四五天后,杨广生说找到目标了,但"需要活动经费"。在约定地点,莫天祥先给了杨康生4万,杨康生将其中3万交给杨广生。又过了几天,杨广生说,"准备动手了,先叫老板给钱"。莫天祥又把20万现金交给了杨康生。
凌显四曾于1998年,因犯抢劫罪被判有期徒刑15年,关在柳州监狱,2009年6月刑满释放。2007年,杨广生服刑时,二人成为狱友。
2018年4月下旬,凌显四接到电话后,从老家来宾合山市来南宁,从杨广生那里接受了任务,约定酬金10万元。两人在南宁一家百货大楼门口,交接了目标的偷拍照片、车牌号等资料。随后的"暗杀"行动及进展,始终是凌显四电话汇报。
4月底的一天,凌显四那边打来电话,并用彩信发来了"暗杀目标"被绑的照片。杨广生打电话给堂弟,"那个男的已经抓到了,现在被绑在柳州,你们看看是不是要杀的那个人?现在要不要动手杀掉?"杨康生核查照片后,打电话约莫天祥见面,问什么时候动手。莫天祥说,要请示上面的老板才动手。
其间,杨广生心浮气躁,一再打电话催促杨康生问上线"杀不杀",对方都回复"老板在深圳,还没核实,再等等"。第三次问"做不做"时,莫天祥沉思片刻后说,"做。"但杨广生还是不放心,直接用杨康生的手机问莫天祥,"现在要杀的男子已经抓住了。老板在深圳,怎么处理?"莫天祥回答,"做他。"
杨广生便通知凌显四,"做。"杨康生交给堂哥15万,自己留5万作为报酬。半小时后,杨广生打电话,凌显四说,"已经杀掉魏杰",并催促马上收取酬金。在约定的商业广场门前,杨广生将一个装有10万元现金的黑色塑料袋交给凌显四。凌显四收钱后回到老家合山。
谁知,第二天,莫天祥打电话大骂杨广生,"要杀的人没有死!还在跟指使我的老板开会!"
莫天祥要求杨家兄弟退钱。杨广生认为是上家在赖账,因此在电话里威胁莫天祥说,"必须付给我剩下的钱,我拿不到,就杀了你。"为了暂时的安全,莫天祥又付给两人各1万元。
"越南杀手"
事实上,针对魏杰的"暗杀计划",从半年前的2013年10月就开始了。杨家兄弟、凌显四动手前,还开展过第一轮的"暗杀"。
2013年10月,莫天祥的上家奚广安接到一桩"绑票杀人"生意。奚广安告诉莫天祥,"这人欠了别人很多钱。老板答应以100万的价格去杀这个人。"不久后,莫天祥称,他在越南的朋友可以在缅甸找到雇佣军到南宁杀人,但先要20万至30万的活动经费。奚广安立即与他接头,支付了5万。
几天后,莫天祥打电话说"杀手已经来了",让奚广安提供暗杀目标的基本情况。奚广安联系老板,在某大酒店负一楼停车场见面,拿到写有魏杰手机号码的字条和两张身份证复印件,一张第一代,一张第二代。随行的还有老板的"律师"。
奚广安把信息交给莫天祥。过了几天,莫天祥说找不到,要求提供多一点信息。随后,奚广安便又提供了魏杰宝马车的车牌号。
2013年底,奚广安与老板的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在加油站附近的空地,老板从宝马车尾箱拿出200万元,放入奚广安的汽车尾箱。"钱分三袋装着,一袋用装酒的盒子装,两袋用大黑色塑料袋装,大袋内分有小的黑色塑料袋。"奚广安开车回南宁后,将200万现金带到大姐家,放在外甥女房间的衣柜顶上。
2014年1月的一天,莫天祥打电话说,事情已经办好了,魏杰已经被杀,"人已经埋了,魏杰的宝马车停在一个停车场",并索要剩下的95万。他汇报给老板,老板同意付钱给杀手。第二天,奚广安从大姐家取了95万,在一个立交桥桥底把钱交给了莫天祥。
谁知2014年春节,老板打电话骂奚广安,说魏杰根本没被杀掉。奚广安又打电话给莫天祥,要求带他去看埋魏杰的地方。莫天祥说,"杀手已经回越南了。"
过完年,莫天祥核实过后说,那个越南杀手没有杀魏杰,"我自己想办法把这个事情办好。"随后,老板指示奚广安继续找人把事情办好。过了几天,奚广安说,莫天祥重新去找人了,但需要经费100万。老板同意了,"再加100万没问题。但必须在莫天祥确实杀掉魏杰以后,才能交付这100万。"
就这样,第二轮的"暗杀行动"启动,并转移到了杨康生、杨广生兄弟手中。只是100万元的酬金到莫天祥这里缩水为50万,杨家兄弟只拿到27万,而到"终端"凌显四那里,只剩下10万。
做好那番伪装的安排后,魏杰"被绑""被杀掩埋"的消息层层上传。由于杨广生兄弟催得急,当天晚上,奚广安紧急从香港飞回南宁核实真假。在一家餐厅见面后,他要求"看魏杰的尸体相片",但莫天祥说,杀手已经把存有魏杰尸体照片的手机弄丢了,言辞语焉不详,"魏杰的尸体相片……我看到时,是被绑着手脚的。"
奚广安说,"看不到魏杰被杀证据,怎么给钱?"但莫天祥急于尽快了事,说,"如果不把剩下的100万元结清,那些杀手就会把你一起杀掉。"没过三四天,上面的老板就怒斥暗杀对象并没有死,因为他和魏杰在一个地方开会。
此后,老板多次打电话质问奚广安,责怪他"没本事找到人杀掉魏杰",让他尽快追回200万元。他到魏杰的公司附近探查后,确认魏杰没有被杀,便向莫天祥索要之前给付的100万,莫天祥说,"100万已经给了越南那边的杀手,现在没办法追回了。"
股权纷争引发杀机
直到警方侦查数月,魏杰才知道,那个在幕后指使杀他的人,是覃佑辉。可是此前,他几乎不认识覃佑辉。
这起"暗杀计划"的背后,缘于一场房地产项目的股权之争。而股权争夺背后,又是股权的层层分割。
南宁市大自然花园小区二期工程,由广西桂盛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桂盛公司")和南宁大自然花园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自然公司")合作开发。桂盛公司老总徐光健占股51%,大自然公司老总魏杰占股49%。
2013年3月,徐光健因缺乏资金,向何隆建借款1亿多元,后因无法还款,便将所占股份的30%转让给了何隆建。这样,何隆建成了大自然花园小区二期工程背后实际的第二股权人。
但何隆建的资金链背后,又站着一个覃佑辉。早在2012年4月,覃佑辉便与何隆建达成合作意向,8月,二人签订协议,以投资的形式参与到大自然小区开发之中。此后三个月,他陆续分十多次转款给何隆建,总计近5000万,其中1400万来自外借。
根据协议,每亩土地450万元,覃佑辉投资的5000万折算约11亩土地,相当于占股15%。在覃佑辉的算盘里,如果大自然花园小区二期顺利开发,他将从中盈利5000万。加上投资额,他会有一亿资产。
不料中途生变。2013年3月,徐光健与四个朋友一起,在钦州一个高速服务区,现场观看宰杀老虎,随后徐光健买下了整只被肢解的老虎,又指挥多人分批将老虎肉运回南宁的酒店。2013年,徐光健等人被森林公安抓捕。后来,涉案的11人均被判刑。其中,徐光健因犯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被判刑十二年。
徐光健出事后,桂盛公司一时无主。2013年10月,魏杰起诉至广西高院,要求将大自然花园项目内面积135.735亩的建设用地使用权过户到自己名下。2013年11月11日,广西高院受理了魏杰诉桂盛公司、大自然公司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纠纷一案,随后法院查封了原属桂盛公司的未开发土地。
覃佑辉拿到广西高院的裁决书,咨询律师后,他忧心不已。"魏杰的目的,是想将所有土地资产吞并完。"有一天他对朋友说,"如果魏杰吞并成功,那我投资的5000万就打水漂了。"
和奚广安商量之后,覃佑辉有了想做掉魏杰的想法。覃佑辉和奚广安,在1993年就因转卖水泥认识。2013年10月,覃佑辉在奔驰车里问奚,"能找到职业杀手去杀一个人吗?"几天后,奚广安找到"捞偏门"、认识人多的朋友莫天祥。
莫天祥开价100万,奚广安却向覃佑辉要价200万。覃佑辉一口答应,"200万可以接受。"
判决材料显示,何隆建是大自然公司的律师,同时又是桂盛公司在该项目中的持股人。覃佑辉与奚广安交接魏杰个人信息、200万现金时,何隆建均在场。
事后覃佑辉说自己是"一时糊涂",自从魏杰提起诉讼他便焦虑不已。"投资的4500万是我的全部身家,还借了别人的钱。如果败诉,我的生意将严重受挫,无法经营。"覃佑辉说,"因判决未定,事情不见好转,我认为败诉的可能性太大了,精神几乎崩溃。"
6名被告人集体"当庭翻供"
覃佑辉以下,从奚广安到莫天祥、杨康生、杨广生、凌显四,整条线的每个环节都是单线联系,下家只认识上家。
立案后,公安机关从下往上,顺藤摸瓜,依次将犯罪嫌疑人抓获。2014年9月11日抓凌显四,21日抓杨广生,10月15日抓莫天祥,11月5日抓杨康生、奚广安。
此时,覃佑辉从奚广安的妻子那里听到消息,"外面传言你们二人参与敲诈勒索。"他让一个公司员工托人找公安局的朋友查询,发现自己被网上通缉。11月18日,覃佑辉主动到公安局刑侦队了解情况,被当场拘留。
2015年7月9日,南宁市青秀区检察院向青秀区法院提起公诉,排除凌显四,指控覃佑辉等5人犯故意杀人罪。然而,此案审判两次,均判决犯罪嫌疑人无罪,又两次被检察院抗诉,并发回重审。
2016年4月28日,青秀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覃佑辉、奚广安、莫天祥、杨康生、杨广生5人无罪。随后,青秀区检察院向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12月19日,南宁中院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2017年1月23日,青秀区法院立案重审,3月10日区检察院追加起诉指控凌显四,区法院并案审理,并于2018年12月29日重审判决,"以公诉机关出示的证据没有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没有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法定证明标准,不能得出六名被告人故意杀人的唯一结论为由",判决6人无罪。
青秀区检察院再次向市中院提出抗诉。市中院组成合议庭,公开审理了此案。
根据审判案卷,覃佑辉、奚广安、莫天祥、杨康生、杨广生、凌显四,分别作出4次、2次、4次、2次、3次、7次有罪供述。一审庭审时,覃佑辉否认了全部指控。侦查、一审和重审阶段的4年多里,6人多次取保候审。
2018年年末的重审庭审中,6人集体翻供,否认全部或部分指控。例如,奚广安辩称与覃佑辉、莫天祥之间未提及"杀害"魏杰,只是想"教训"他;莫天祥称作案目的只是"绑人"而非"杀人";杨康生辩称是上线让他"找到人","杀与不杀不清楚";凌显四的口供则变成是杨广生让他去"抓"魏杰。
"这是故意制造咬文嚼字的文字游戏。"魏杰的代理律师、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认为,一审中,各证据之间交叉污染,排非程序存在错误,采信证据错误。其中,覃佑辉之所以不承认自己蓄意谋杀的犯罪行为,既有自身原因,"也有因一审两次错误判决、证据被污染的原因"。
二审法院重新采信证据,确认作案动机,重新做了事实认定和案件定性,认为覃佑辉等6人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客观上实施了犯罪行为,因"凌显四在犯罪过程中自动放弃了实施杀害的行为",属于犯罪中止,6人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
2019年10月17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覃佑辉等6人公开宣判。南宁中院认为,一审判决因采信证据不当,导致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因此撤销一审判决,并以故意杀人罪,分别判处覃佑辉、奚广安、莫天祥、杨康生、杨广生、凌显四6人有期徒刑5年、3年半、3年、3年三个月、3年三个月、2年7个月。

2019年10月17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对覃佑辉等6人分别判刑。

6人中,莫天祥为1958年生人,覃佑辉、奚广安为1960年代生人,杨广生、凌显四为1970年代生人,最小的杨康生生于1982年。因为对钱财的渴望,他们被牵在了一条绳上。
凌显四生于1976年,壮族人,小学文化。1998年因犯抢劫罪,他曾被判刑15年,2009年6月出狱;2011年,他因犯盗窃罪被判刑一年两个月。涉嫌"暗杀"魏杰被抓后取保候审期间,2015年,凌显四又因贩卖毒品罪被广东深圳法院判刑十个月。
这一次,是凌显四人生中第4次入狱。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9-10-21 09:2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选推荐

  • 2019微信域名防封指南,独家分享!2019微信域名防封指南,独家分享!
  • 微信网址强制跳转浏览器打开源码微信网址强制跳转浏览器打开源码
  • 【独家】无需备案域名和认证公众号调用微信分享JS-SDK代码,微信强制分享源码【独家】无需备案域名和认证公众号调用微信
  • 微信裂变营销系统重磅上线,助力微信营销!微信裂变营销系统重磅上线,助力微信营销!
  • 专家详解:什么是微信二级不死域名?专家详解:什么是微信二级不死域名?

热门排行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小黑屋|微信论坛  |网站地图

GMT+8, 2019-11-18 10:12 , Processed in 0.108239 second(s), 34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