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范伟,其实不是辽北大地第一狠人范德彪,虽然电视剧的播出已经过去十多年的时间,但他还是凭借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依然活跃在各大头条之间,上至耄耋老人,下至三岁儿童,无论是谁,见了都会尊称一声彪哥。一个影像人物能有如此之大的魅力,彪哥这辈子也真是值了。
范伟其实不叫“范德彪”,那只是他演过诸多角色中最经典、最疯的一个。
他生于1962,比刘德华还小一岁,不过看起来像是华仔的叔叔辈。范伟在台上总是被忽悠得明明白白,私下则全然不是。羞涩、内向、挨揍了不敢反抗,做过最叛逆的事就是用粉笔在家门口的墙上写“ 打倒范成业”,这才是真正的范伟。
后来范伟偷偷擦掉了这句话,害怕亲爹范成业看到。范伟曾是铁岭民间艺术团的相声演员,师从陈连仲。从十六岁到二十六岁,他说了十年相声,身上是有童子功在的。
作为相声演员的这十年间,范伟有一多半的时间在发愁,特别是在考入沈阳曲艺团之后,他更愁了。
​同事们一个赛一个厉害,团里的编剧只有两个,演员却有十个,写好写坏都轮不到范伟上台。不得已,文化程度不算高的范伟开始自己动笔,鼓捣处女作《一个厂长的日记》。《一个厂长的日记》写完后,范伟在同事们面前首演。看完以后台下同事没一个笑的,直接说“你这是悲剧相声”。
曲艺团的老领导们听了倒是耳目一新,就让范伟把这个段子送到北京,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编辑们面前演一遍。
真挚的脱稿表演让电台编辑很满意,他们直夸范伟“绝对值得培养”。北京之行后,范伟在团内的地位有所提升,来自外界的夸赞让他暂时没有那么萎靡了。
1993年的全国相声大赛上,范伟脱颖而出,他拿到了文化部首届相声节的金玫瑰表演奖。那段悲剧相声,反而成了范伟喜剧之路的起点。尽管范伟在辽北地区已经很出名了,可他觉得自己还不算很优秀的相声演员。因为“一个好的相声演员,在生活中一定要撒得开”,然而范伟并非如此。
​内敛敏感如他,很清楚自己短在何处。于是,“悲伤”的相声演员范伟想要转行。说到范伟的转行,就不得不说赵本山。在正式成为搭档之前,二人曾有过短暂的交集。1982年,范伟所在的铁岭民间艺术团需要一位演员救场,赵本山就被借调过去。
团员们共进晚餐的时候,赵拎着铁岭老窖挨桌子敬酒。他劝酒词一套一套的,“一杯生二杯熟,三杯四杯是朋友”。这让范伟很羡慕,因为他酒量不佳,也不敢在人多的场合主动交际。关于范伟的酒量,合作过的演员王志文给他起了个外号:“范小抿”。意思是小小的抿一口,最多一盅啤酒,还立刻上头。
看着成名的同行,范伟不乏羡慕和憧憬,但也在悄悄地给自己找点精神寄托,比如在单身宿舍写点小文章。这就是当年的范伟,一个脑袋大脖子粗的实干家。
1993年,范伟第一次和赵本山“正式接触”。和二人相识多年的铁岭艺术团团长崔凯捎来话,说赵本山正在筹备新小品,想让范伟去演里面的一个配角。时年31岁的范伟兴奋不已,他觉得当年擦肩而过的缘分终于在此刻对上了。毕竟赵本山已经成名,人家点名来扶持自己,换了谁都不会拒绝。
范伟的第一次春晚征途,其实坎坷得很。当时赵本山的小品原本有个配角,但他更看好范伟,所以才托崔凯抛出橄榄枝。可是春晚的总导演张子扬觉得临阵换人风险太大了,就怎么也不松口,双方遂一边排练一边“斡旋”。谁知到了腊月二十七,导演仍然不同意换人,兴冲冲进京多日的范伟吃了瘪。
愿望落空的他没吵也没闹,只是在离春节还有两天的雪夜,一人离开了梅地亚中心。此事过后,赵本山对宠辱不惊的范伟刮目相看,“是我想要的搭档”。
1995年,范伟正式转行成功。那年的春晚有一个热门小品叫《牛大叔提干》,里面谄媚又精明的机关秘书,就是范伟扮演的。除了这次,范伟和赵本山一共在春晚上登台献艺了8次。
​分别是1996年的《三鞭子》、1997年的《红高粱模特队》、1998年的《拜年》、2001年的《卖拐》、2002年的《卖车》。还有2003年、2004年的《心病》、《送水工》以及2005年的最后一个小品《功夫》。
从仗势欺人的司机小吴,到妖娆骚气的艺术指导范老师,再到中了三百万,嘎一下抽过去的土大款......还有后来被大忽悠安排得明明白白,不得不买副双拐保平安的切墩厨师。
​范伟的转型之路走了整整十年。十几个或精或傻的角色一路演下去,从前自认含蓄的范伟,终于学会了一件事:收放自如。绿叶再好,也不能盖过红花的风光,这就是做小品演员时范伟的生存图鉴。和如日中天的本山子合作这十年,范伟渐渐收获了自己的那份名气,但传播度远不及赵本山。
这种“倾斜”,在早年间二人刚认识的时候就有预兆。那时编剧会限制范伟的戏份,告诉他台词最多只有三句,范伟不解,就问为啥。对方说“如果你太出风头了,还要老赵干啥,人家都是来看他的”。此后范伟就整明白了,安心做好绿叶,给本山大哥把台词搭准,就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金牌配角范伟真正被人注意到,是在演过小品《卖拐》和《卖车》之后。那时他的台词和表演节奏越来越自如,一举一动都透露着小人物该有的市井气。台下的观众们逐渐醒过神来:原来除了赵本山,另外那个大脑袋演得也挺好。就好比《卖拐》的主角是大忽悠,可人们都喜欢切墩儿的厨子,《刘老根》里药匣子是配角,最后才逆袭成了男二号。
那时甭管舞台上的赵本山忽悠得多起劲,看似不起眼的范伟总有办法圆回来,俩人一唱一和,还能捎带一个满堂彩。
2003年,范伟碰到了从业生涯中的第一部文艺片,《看车人的七月》。虽然他在小品舞台上风头正劲,这部戏却是放低身段求来的。当时他给导演打电话,说自己想试试男一号的戏,对方不咸不淡地说了句“回聊”。
​直到二人正式在片场见面,导演才放下偏见,觉得范伟没少琢磨角色,指定能演好。这部电影让范伟捧回了蒙特利尔电影节影帝的奖杯,也让他萌生了某种充满“叛逆”的念头:干嘛不做个正儿八经的演员呢?大小银幕两开花后,活跃在小品舞台上的范伟没有想象中嘚瑟,反而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向前一步,他觉得压力重重。因为每逢春晚登台,就要留出半年时间排练;排练过后,还要被全国人民“指指点点”。
混杂着压力和责任的情绪,渐渐变成了范伟心里的抚不平的疙瘩。重压之下,范伟第一次吃了螺丝。2005年的春晚小品《功夫》,他开场就说错台词,费了好半天力气才圆回去。
​向后一步,范伟则害怕自己被演过的角色框死。动不动抽风的土味大叔范德彪,记得腻了吧唧的赤脚医生药匣子,就连外出买东西,路人都会让他“走两步”。但就是不记得种种搞笑角色背后,真正发光的那个演员叫范伟。
2005年春晚收官后,范伟和赵本山表露了拆伙的意思。他想要的那种生活,远在舞台和知名度之外。关于这次“解绑”,坊间传闻很多。
第一种是为了钱,早年范伟和赵本山到处走穴,老赵拿四十二万,范伟拿7000块,高秀敏从中调停无效,两人遂各走各路。第二种是为了名,在赵本山早年搭建的小品宇宙中,范伟演出再精彩也只能是万年老二。想要更大发展空间的范伟就不满这种束缚,决定外出闯荡,专心拍戏。第三种是为了家庭,范伟喜得一子后,为了让其接受更好的教育,他老早就答应妻子尽快去北京发展,2005年春晚的失误,不过是诱因之一。
范伟最后一次出现在赵本山构建的剧情世界里,是第三季的《乡村爱情》。在这之后,两人正式拆伙,范伟举家搬去了北京。
范伟的这次出走,被外界视作是某种“背叛”。当时本山子热泪盈眶,每逢有媒体采访必说对方切断了一切和自己的联系,他很生气也很无奈。不善言辞的范伟则说没那回事,失联的时候自己在剧组拍戏,不想开着手机分心罢了。
很久之后,赵本山说了软话,称对方是自己兄弟,还说师徒要言听计从,兄弟当然不用这么计较。
​不过范伟没接下茬,因为当时他全部精力都在演电影上,没什么心思去回应外界的揣测。昔日的小品双雄到底关系如何,就此成了一桩无解公案。
在范伟的演艺生涯里,有两个阶段至关重要。一个是相声演员时期,一个是电影演员时期,二者不多不少都是十年。如愿做起了演员的范伟当初心里很没底,那时他经常问自己一个问题:“观众看我能乐吗”?在范伟眼中,小品和电影的表现方式天差地别,从前的经验根本架不住生搬硬套。刚做演员的那几年,范伟把姿态放到最低。只要能磨练演技,就什么片子都接。
他为的就是快速丢掉自己演小品的套路,把从前太过夸张的做派通通都收回来。急了吃不了好饭这倒是真的,范伟当时接了不少烂片,还好他后续给力,才没被人诟病至今。
如果没有当初的选择,范伟可能会比现在有名一百倍,但他没有这么做。在范伟的眼里,自己应该是一个张弛有度的正剧演员,所以来到北京发展之后,他的重心全部集中到了文艺电影上。2006年,范伟和张静初演了更文艺的片子《芳香之旅》。为了演好劳模老崔,他仨月没吃主食瘦了18斤。
​这部电影票房统共不到100万,但看过的人都很佩服范伟,说他认真又有诚意,演技也远超外界的预期。范伟因为这部电影捧回了人生中第一个电影奖项:开罗国际电影节特别表演奖。当年他胸椎骨裂还没好,硬是在飞机上一动不动地躺了20个小时,才飞到了埃及领奖。
两部文艺片过后,文艺片导演们都“盯”上了范伟。所以在2008年,范伟又演起了小人物,这回是《耳朵大有福》里的王抗美。说起这个角色的处理方式,范伟用了最见真章的那种,就是没什么明显的肢体和面部动作,可每个眼神都有戏。片中的下岗工人王抗美,一举一动里都充满了“穷酸”的色彩。
他会捡别人的烟屁股抽,会在饭桌上吮吸带鱼骨头,也会用嘴巴去接杯子边上的啤酒沫。或许他就像那个时代一样,充满了无法挽救的衰败气息。
​总之,王抗美折射了那个年代,范伟成就了王抗美。这部片子和所有的文艺片境遇都差不多,百万上下的票房,几乎都没什么人知道。不过范伟很喜欢,总是说只要能有这样的本子和角色,他就爱演。由此可见,范伟是真的戏痴,连钱和名都不图。
文艺片试水过后,范伟开始有了挑选的余地。找他的除了文艺挂导演,也有拍商业片的。虽然他们留出来的角色不大,经常是一闪而过的“特邀出演”,可认真了小半辈子的范伟照样演得起劲。
比如《天下无贼》里的劫匪、《老大的幸福》里的足疗师、《我不是潘金莲》里的果农......或者是《道士下山》里的老中医。这些角色或许只有五句台词,但是范伟一定要写人物小传,甚至还要把属于自己的那份剧本反复翻看,别人问为啥,范伟憨憨一笑,说“理解角色”。
从艺大半辈子,范伟对两件事持之以恒,一是自我和解,二是撕掉标签。演过文艺片之后,他顺理成章地撕掉赵本山搭档的标签,拿过国际大奖之后,他撕掉小品演员的标签。发展到后来,范伟终于开始用一部部叫好叫座的电影撕掉电视剧演员的标签。
2015年,导演梅峰找到了范伟,给他递了一个电影的本子,叫《不成问题的问题》。在这之前,范伟甚至不知道,自己离演技封神的境界,又近了一步。
在和梅峰见面前,范伟罕见地紧张。他先后看了好几次老舍的原著,没日没夜地想自己要是入了戏,该怎么说话怎么走路。约在北京某茶馆见面当天,范伟和梅峰好似高手过招,一个说“这是个静水流深的东西”,一个说“我想把它拍成黑白的”,二人当下一拍即合。
​后来,范伟跟着剧组去了重庆,用三十六天时间拍完了由老舍名著改编的电影。工作期间,范伟处女座吹毛求疵的特质极为明显。有时候导演说这个镜头可以了,但他还要给出不同层次的表演,执意多拍几条。
于范伟而言,《不成问题的问题》是很有挑战性的一部电影。他在里面演一个名叫丁务源的农场主任,是个城府极深,说话做事滴水不漏的“狠人”。演惯小人物的范伟因此要面临一个高难度的挑战,拿掉以往所有的表演经验,从零开始揣摩官场中人的言行举止。与此同时,范伟还得克服观众看到他出戏的问题。
后来这两个难题都被范伟攻克,他直接靠这部黑白片封神,拿到了2016年的金马奖影帝。捧起奖杯的那天,评委许鞍华这么说范伟,“诚恳得可怕”。那场关于影帝的角逐中,范伟有很多劲敌。梁家辉、张学友、许冠文,甚至还有自带话题的柯震东,但没有一个像范伟一样野蛮生长。
是的,他从前是个小品演员,后来埋头苦干,靠演技封了神。最重要的是,没人不喜欢他,没人不信任他。
有一讲一,范伟挺抠的。成名多年,他手头宽裕了不少,但还是一套西装穿七八年,一副烟火气满满的小市民做派。有次他甚至说,要是不演戏了,当个厨师也挺好。毕竟“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大款就是伙夫”,范伟这么调侃自己。
在范伟身上,我们几乎看不到名利场中人的做作和起范儿。他有种天然的松弛感,会过日子,不端架子,好像就是隔壁家的叔叔一样。早些时候有记者夸他,说范老师您人气挺高呀,不输给周杰伦。范伟呵呵一乐,说希望大家忘掉过去的我,忘掉演喜剧的那个范伟。
捧回奖杯之后,范伟将其放到了家中的小阁楼,面上还是波澜不惊的样子。在范伟身上,一直有种协奏曲般的特质,能登上国际级别的领奖台,也能在电影里捡别人的烟屁股,二者界限分明,却无比和谐。
可以说演了四十年戏,两鬓花白的影帝范伟早就给自己安排明白了,他本质是个小人物,是镜头让他充满了无限可能。
范伟最近一次出现在大银幕上,是电影《长安道》。在这部犯罪片里,他罕见地演了个道貌岸然的坏人,唐史专家万正纲。这人表面看起来斯文有礼,内里却油腻狡猾,一边设局套住背叛自己的年轻娇妻,一边冷漠地看着独女中枪身亡。
​片中人的扭曲,被范伟百分百地还原到了自己身上,以至于新片面世后,不少人感叹“看不出来范伟这么坏啊”。不过,对于因为角色挨骂这回事,范伟压根不在意。
57岁的范伟目前算是圈内罕有的“好演员”。他不惹是非,也不争名利,连媒体追问和赵本山的恩恩怨怨时,都绝不多话。十几年转瞬即逝,范伟创造的那些经典角色、经典段子却越品越有趣。
就像他早年说自己的那样,“我就是锅东北乱炖,得慢慢熬,细细咕嘟,这才有味儿”。如今好饭上桌,范伟和他的演技终于到了香气四溢的时候,毕竟“人生和电影,都是以余味定输赢的”,在范伟的世界里,一切都还来得及。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9-12-11 10:5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选推荐

  • 2019微信域名防封指南,独家分享!2019微信域名防封指南,独家分享!
  • 微信网址强制跳转浏览器打开源码微信网址强制跳转浏览器打开源码
  • 【独家】无需备案域名和认证公众号调用微信分享JS-SDK代码,微信强制分享源码【独家】无需备案域名和认证公众号调用微信
  • 微信裂变营销系统重磅上线,助力微信营销!微信裂变营销系统重磅上线,助力微信营销!
  • 专家详解:什么是微信二级不死域名?专家详解:什么是微信二级不死域名?

热门排行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微信论坛|微信运营|网站地图| 

GMT+8, 2020-1-26 17:45 , Processed in 0.137967 second(s), 36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