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盗用抖音短视频带货“灰色产业链”,有人卖号,也有人卖教程。“哭哭啼啼的那个人拿的是大枣!发来的是小枣……”
“收到的枣与(‘鼎盛水果工场’)发布的视频不一样,很小很小的枣子,根本就是忽悠骗人……”
随着短视频带货的兴起,越来越多的短视频内容生产者加入到带货的浪潮中,却也吸引了一大批试图通过盗用视频等方式牟利的不良投机者:他们盗用他人视频后,经过去水印、调整视频参数、改音轨等一连串操作,达到规避平台监管,快速赚取佣金的目的。
在这个靠盗用他人短视频带货进而赚取佣金的庞大灰色产业链中,有直接靠盗用他人视频牟利的搬运者,有为搬运者提供教程和剪辑服务的授课者,还有通过贩卖个人信息为视频盗用者提供账号等信息的供应商。

遭篡改的短视频
9月下旬,新疆大枣陆续成熟落地,娇姐视频的主题也从核桃变成了大枣。
娇姐是一名在某短视频平台上拥有27万粉丝的主播。她的短视频内容主打瓜果蔬菜,夏天有枣花蜜、西瓜、秋天有核桃大枣,没什么瓜果的冬季和初春,她就讲讲枣树如何抹芽嫁接。在她已上传的302个视频中,变换的是四季和瓜果,不变的是她的脸。
然而,娇姐所不知道的, 伴随着卖枣视频的上线,在互联网的另一端,一个名为“鼎盛水果工场”的短视频账号,也开始了推销大枣的生意。
与娇姐等自产自拍的主播不同,这个账号的视频博主千变万化,不变的是屏幕下方导向网店的购买链接,以及以“惨”为卖点的营销方式。
“鼎盛水果工场”盗用了很多人的短视频
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娇姐的一则视频也出现在了“鼎盛水果工场”上传的视频中。
除了镜像被反转、原音被消除外,这些视频和娇姐上传到自己主页的视频别无二致。
只是,“鼎盛水果工场”上传的关于娇姐的视频中,她被重新配了一个啜泣的女声,这个边哭边配音的女声只说了一句话:“屏幕前的陌生人……”与此同时,屏幕下方列了一排文字:“不喜欢请直接划走请勿伤害,农民太难了……”
除了文字,这则视频还附带着一个黄色的小购物车,点击链接便会进入一家小店,可以直接购买到一款叫做“GF·西域美农新疆灰枣5斤量贩装”的产品。当消费者购买后,这里的枣子将从陕西咸阳发货,上面印有“西域美农”标志的统一包装。
“那是别人的。”得知此事后,娇姐斩钉截铁地说,“我们枣子是自产自销的,没有品牌,我们就叫和田大枣,是散装的。”她百分之百确定,自己从未授权过任何人在上述短视频平台上使用她的视频。
同样出现在“鼎盛水果工场”视频中的主播还有二雷、骏哥、阿威……他们无一例外都是以生产、贩卖大枣、核桃、葡萄干等特产谋生的短视频主播。和娇姐一样,他们也都非常确定,从未授权过任何其他账号使用他们的视频。
在“鼎盛水果工场”搬运、盗用的视频中,娇姐、二雷、骏哥、阿威等人在其他短视频平台发布的内容,被无一例外地进行了调整更改,并配以各种“卖惨”的营销配音。
以一名不愿具名的视频主播为例,她曾发过一条短视频,自己在镜头前手捧着大枣说话,大意是即使被人讽刺也要努力。然而,这条短视频被消去原音,掐头去尾仅保留了主播被讽刺的部分内容,并配以了同样文字:“不喜欢请直接划走请勿伤害,农民太难了……”
有人在这条被篡改的视频下方留言:“怎么联系你,我来打电话……”
和娇姐的遭遇一样,这条视频下方的购买链接也被导进了“GF·西域美农新疆灰枣5斤量贩装”这家商品。

被利用的同情心
娇姐说,由于“GF·西域美农新疆灰枣5斤量贩装”卖的枣子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不少出于同情心购买枣子的消费者,在收到枣子后,觉得被欺骗了。
有购买者在商品主页留言:“收到的枣与发布视频不一样,很小很小的枣子,根本就是忽悠骗人”;“哭哭啼啼的那个人拿的是大枣!发来的是小枣……”
事实上,“鼎盛水果工场”这种以助农为卖点、靠盗用他人视频进行营销的方式,伤害了很多真正的农人。
“不少人买到货不对板的东西后,在网上找到了我的联系方式,然后一直打电话,说质量太差。但是,我从来就没卖给过他们东西。”吐鲁番的小娜也是一名主播,她曾因视频被人盗用而遇到很多麻烦,“有人买了哈密瓜来找我,但我从来就没卖过哈密瓜。这人还和我吵了一架,把我气的要死”。
骏哥自己拍摄的视频截图
“不好意思啊,我再设置下,别让别人盗用我的视频了。”得知有人看了自己的视频,买到了货不对板的枣子后,来自和田的枣农骏哥的第一反应是道歉。
“(搬运视频)我就不懂了,我本身就是个农民,学问也不高,我不知道有别人盗用我的视频……”他连连解释。
骏哥的原创视频也遭到了“鼎盛水果工场”的盗用和再加工
在“鼎盛水果工场”的加工下,骏哥原本只是展现自家大枣质量的视频,也被剪辑成一条以“惨”为卖点的视频:一个童声代替他原本正在讲解的音轨,奶声奶气地说:“我爸爸每天都在发视频,却从来没有点赞……”
更惨的是阿威,他的一则展示和田大枣的视频,被强行加上了一个售卖灰枣的链接。为了卖“惨”,视频盗用者还在视频下方加了一句注解:“‘80后’负债近百万……”

变味的生意
记者调查发现,“GF·西域美农新疆灰枣5斤量贩装”的产地是阿克苏,在“每日好货”的销售页面,产品信息标注得清楚明白。
但在一些盗用视频的推广链接里,“GF·西域美农新疆灰枣5斤量贩装”的导购链接却被大量加注在原本是为了介绍若羌、和田大枣的视频中。
对此,“每日好货”的客服人员解释说,有关内容审核的部分,他们不便回答。
记者注意到,在这一短视频平台上,类似“鼎盛水果工场”这样可以在视频中加注购物链接的账号,被称之为“电商达人”,他们有权在“精选联盟”中挑选商品,通过推广商品获取佣金。
按照“精选联盟”规则,每当有一名用户通过“鼎盛水果工场”的链接购买了枣子,枣子的商家都应按比例支付给“鼎盛水果工场”一笔推广费用。
一名拥有达人账号的使用者告诉记者,“GF·西域美农新疆灰枣5斤量贩装”公开的推广价格或为商品总价(39.9元)的30%。
这意味着,只要有一名消费者通过点击那些盗用视频,被导流到“每日好货”里的“GF·西域美农新疆灰枣5斤量贩装”进行了购买,那么,“鼎盛水果工场”就可以获得商品总价的30%作为佣金。
佣金的存在,让更多的内容生产者主动加入到了带货的浪潮中,却也吸引了一大批试图通过搬运、盗用视频等方式牟利的不良投机者。
“鼎盛水果工场”账号持有者的真实身份,就是这个庞大灰色产业链中的一员:账号持有者从其他短视频网站盗用视频,经过去水印、调整视频参数、改音轨等一连串操作,进而达到规避短视频平台监管、快速赚取带货佣金的目的。
在这些人看来,靠自己拍摄视频带货赚钱的过程太慢,他们更愿意呆在电脑前使用软件复制粘贴,渴望着能够同时运作数十、数百个账号,最终垄断某个细分产品市场,达到月入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的目的。

灰色的生意经
在这个靠盗用视频带货赚取佣金的庞大灰色产业链中,一个叫做“麒麟社”教程被这些人奉为“经典”,它的文案也最能代表这个圈子人的心态:
“是不是需要真人出镜?是不是要买专业设备?我的回答是,以上都不需要!一个号,一天操作时长30分钟,一个账号一个月1000-2000元不等……”
根据上述短视频平台相关规约,在商品推广过程中,商品与视频应当具有相关性,商品应在视频中出现,并与视频商品保持一致。
此外,用户还需要确保自己上传的视频均为原创内容,不得直接盗用其他用户视频或未经授权从互联网上复制或收集到的图片、视频或文字等内容。违反规约者,将受到处罚。
为了逃避平台审查,这些视频搬运者们总结了一整套灰色生意经:在闲鱼、微信群、QQ群等平台,这些生意经被以课程的形式售卖,价格从几毛钱到上千元不等。
记者注意到,想要学习的人并不少,闲鱼上的每条售课链接几乎都有几十到上百人表示“想要”。
在QQ平台上,至少有120个QQ群涉及交易,其中至少40个QQ群可进行账号交易。
“麒麟社”的教程在圈子里很火
“麒麟社”的教程是其中比较火的一个,创始人自称“麒麟”,号称目前有100部设备在操作,半天就能学会,拥有伪原创技术,可以做到99%原创。此外,“陈江雄橱窗训练营”等教程,也是圈内通用的“教材”。
除了这些以外,在各个微信群中,“灰产圈”内的“大佬”还在不断推出新的课程。
12月16日,一个被称作“黄老板”的玩家,就在直播间开设了一门新课,号称可以传授养生号的最新玩法和视频混剪方法, 每人只需支付50元,就可以进入直播间听课。他在朋友圈里晒出了用户反馈,据说有人用他的方法一个星期赚了2000元。
无论是哪个教程,剪辑技术都是必不可少的部分,为了能够让一条视频通过平台的内容审查,灰产圈的“大佬”们不断更新教学课程:一条从其他平台搬运过来的视频,往往会经过3到4个剪辑软件的调整。

明码标价的“料子”
靠盗用别人的原创视频带货赚取佣金,难道就不怕被平台封号吗?
“封号是很正常的情况,作为养生‘老狗’,我已习以为常。”在一个500人的账号交易群中, 网友“胖虎”晒出了自己发的视频,视频内容大多源自电影、电视剧,多少带一点性暗示的意味。
为了降低账号被封带来的损失,这些“灰色玩家”大多具有3个以上账号。以养生茶的经营者为例,他们经常会批量建号,再批量发布利用网络素材剪辑而成的视频。
“小清”和“小萍姐”等账号发布的内容几乎一模一样
例如,12月19日至12月20日,账号“小茹茹”、“小清”、“小萍姐”、“花姐姐”、“小甜甜”、“小烟烟”先后发布了一条售卖“水恋沙八宝茶”的视频,6个账号不仅发布时间相似,内容也一模一样。
除了防止被封号,这些灰色玩家们相信,拥有多个账号,是他们占领市场、在佣金交易过程中,获得佣金谈判权的必备条件。
“用多个账号占领市场后,后期就可以直接找商家去谈佣金,或者自己开淘宝店,为自己的淘宝店引流。”麒麟社的发布者声称,自己的公司同时拥有100个账号。
因为大量“教程”的流传,让该短视频平台上以搬运视频为主的“灰色账号”快速增加。
作为搬运视频的受害者,阿威等原创内容生产者可以明显感受到这份变化:“以前几乎没有的,偶尔有人遇到一个很容易被找出来,但现在(盗用视频的账号)太多了。”
搬运视频猖獗的背后,是带货佣金的刺激,以及账号买卖的低门槛。
根据平台相关规定,一个账号若想拥有商品推广功能,需进行实名认证,并拥有1000名粉丝,而每个人只能实名认证一个账号。这意味着,视频搬运者们运营的绝大多数账号,都是使用他人身份认证的。
视频搬运者们将此类账号称之为“橱窗号”,在一些灰色产业链的社区里,人们对“橱窗号”的需求居高不下。
一个倒卖“橱窗号”的微信群
“全网收1000到3000粉丝的音乐、情感、穿搭、宠物、好物号(有号的带上橱窗开通日期找我拿钱)。”在一个名为“鑫梦工作室”的账号交易微信群里,类似的吆喝比比皆是。
记者注意到,这个“鑫梦工作室”微信群的主营业务,就是倒卖经营“灰产”必须的橱窗号、手机注册卡以及所谓的“料子”。
按照“鑫梦工作室”的说法,这些“橱窗号”大多是他们注册账号后,通过添加粉丝包装出来的,每天能包装出来的账号数量不多,预定者需要排队等待。
这些以180元/个出售的“橱窗号”有许多共同点:比如粉丝大多在1001个至1010个之间,账号的作品列表、喜欢列表、动态列表全部空空如也,但商品分享功能却已经被打开。而且,这些橱窗号的粉丝几乎都是共用的。
“橱窗号”的交易宣传
“橱窗号”的交易过程异常简单,所有的“橱窗号”都已提前做好了实名认证,无需购买者提供任何身份信息,只需一个短信验证码,便可将橱窗号绑定的手机号进行更换,至此交易就算完成了。
那么,这些“橱窗号”究竟是怎么来的呢?对此,“鑫梦工作室”毫不遮掩:他们经营的范围不仅包括“橱窗号”,还包括申请“橱窗号”所必须提交的实名认证材料——他人手持身份证照片。
他们将这种照片称之为“料子”,“料子”明码标价为每张13元,“高清,保过(即指一定能通过短视频平台的人工认证),哪个不过可以换”。
关于“料子”交易的介绍
“料子”每次交易的数量,比“橱窗号”的交易规模还要大。根据“鑫梦工作室”的说法,常有工作室向他们一次性购买数十到上百个“料子”。
没人知道这些“料子”的来源,但一旦这些“料子”被用于实名认证,意味着这个身份的真实拥有者,将再也无法使用自己的身份实名在该短视频平台注册账号。不仅如此,他可能还需承担身份被盗用后产生的法律风险。

短视频平台:对“黑产”零容忍!
娇姐等拍摄视频的博主们,或多或少都知道自己的视频正在被他人盗用,但除了任由其发生,他们似乎也没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
“我们一般看到就举报了,但更多盗用视频的账号是我们关注不到的。”小娜说,苦于上述短视频平台庞大的视频数量以及推送机制,小娜等人常常在被人投诉后,才知道自己的视频被盗用了。
“我也举报过,但没什么用。”娇姐说,举报别人盗用她的视频后没多久,她的账号就会接连遭到他人举报,这让她对维权有些心灰意冷。
另一方面,以买卖账号为生的“鑫梦工作室”,却早早未雨绸缪了起来。如今,他们主要依靠提交他人的手持身份证照片(即所谓的“料子”),来为大量“橱窗号”完成实名认证。他们担心,一旦上述短视频平台在实名认证中应用了其他技术,他们将失去赚钱的来源。
“实名(认证)方式随时会改,现在抓紧速度实名,新到一批‘料子’,谁用谁知道……”“鑫梦工作室”的人在朋友圈中进行宣传时表示,在加速实名认证的同时,他们已经开始了人脸识别技术的备战,“只要一改,出台技术应对……”
对此,上述知名短视频平台相关负责人表示,所有在平台发出的内容都会受到严格审核,并依据视频热度进行多环节审核以保证视频内容的真实性、多样性及趣味性。同时,平台配备了专业的内容回查团队,对站内生态进行实时监控,发现风险并拦截风险,以保障用户体验和安全。
该负责人强调,平台对于“黑产”是零容忍的,近期已经在开展相应的打击行动。在保护优质作者的同时,也避免低质内容对用户带来伤害。

律师说法:视频搬运者涉嫌侵权
在北京观韬中茂(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葛志浩看来,无论是视频搬运者,还是通过这些视频获得销量的商家,都应为这一现象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如果商家确实在未征得视频中人物的授权及许可的前提下,使用他人的形象或声音为自己销售商品提供助力,则无论该视频是否由商家自行制作还是采购于第三方,该行为均构成对他人肖像权利的营利性滥用,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葛律师说,由于商家与消费者之间为商品买卖合同关系,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之相关规定,假设商家的虚假宣传令消费者陷入认知错误进而购买了与宣传不符的商品,则该商家还可能构成“消费欺诈”,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可能须承担“退一赔三”的责任。
在葛律师看来,搬运视频者同样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在未征得视频著作权人的有效授权之前提下,擅自对这类作品进行剪辑、复制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责任。考虑到‘搬运者’可能会对视频人物的声音、形象等进行‘再创作’,导致第三人无法客观接受原视频所表达的信息,进而产生对他人社会评价的‘曲解’,‘搬运者’还可能会对他人的名誉权造成侵犯,进而也须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葛律师坦言,对于短视频被盗的主播而言,维权最大的难点在于如何找到这些侵权者。他建议,在无法联系到这些侵权者的情况下,被侵权人或可考虑请求平台进行信息披露。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9-12-24 10:0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选推荐

  • 2019微信域名防封指南,独家分享!2019微信域名防封指南,独家分享!
  • 微信网址强制跳转浏览器打开源码微信网址强制跳转浏览器打开源码
  • 【独家】无需备案域名和认证公众号调用微信分享JS-SDK代码,微信强制分享源码【独家】无需备案域名和认证公众号调用微信
  • 微信裂变营销系统重磅上线,助力微信营销!微信裂变营销系统重磅上线,助力微信营销!
  • 专家详解:什么是微信二级不死域名?专家详解:什么是微信二级不死域名?

热门排行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微信论坛|微信运营|网站地图|( 浙ICP备14044344号

GMT+8, 2020-1-19 15:00 , Processed in 0.082268 second(s), 45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