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全国劳模百万存款凭空“消失”,起诉银行反获刑4年,蒙冤获平反后,等待荣誉称号恢复。几年前,张某先后拿了120万元存到了银行的账户上。一年后,张某遇到一些事,想把其中的一部分38万的本息取出来,这时候银行却告诉他,他账户上的钱很早就被转走了。
张某赶紧报案,警方介入后,这才了解到原来是内鬼蓝某勾结张某以前的朋友合伙把钱转走了。最后,蓝某要求银行返还120万的钱给张某,银行先是预先返还给张某38万。当张某再次找银行取出剩余的82万本息时,银行的人却以手续不齐全问题不予受理。于是张某无奈再次起诉银行,可过了几天,张某正在家里休息时候,民警反而冲进他家里,将他刑拘了,后被判刑4年。直到4年后,法院再次审理才判决张某无罪,但是张某剩余的82万却不知能否要回来。

77岁的张净上周又一次打电话给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询问恢复自己的全国劳动模范称号的有关情况。他已多次询问情况,目前除了等,还无其他结果。

张净是重庆老牌上市公司——万里蓄电池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1995年获评全国劳动模范。

对张净而言,2006年非比寻常。这一年以前,他的人生名利双收。他因将一个小企业发展为重庆市首批上市公司获誉无数,除全国劳模外,他还获“重庆市劳动模范”“全国优秀经营者”“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而后,他又任重庆市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委员、全国铅酸蓄电池行业协会副理事长等职。

命运在2006年9月急转直下,已退休8年自办企业的张净,因为存在银行的123万余元存款“失踪”,状告银行要求还钱,反遭银行报案诈骗,由此获刑4年。

2010年6月8日,已刑满释放的张净提出申诉,申诉期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于2010年12月根据国务院批准,撤销他全国劳动模范称号并停止其享受有关待遇。

2014年12月3日,张净被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改判无罪。


获平反后,他已申请国家赔偿,并要求恢复其全国劳动模范称号和待遇,虽然国家赔偿的决定已作出,但全国劳模称号只能一级一级报,至今没能恢复。

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相关负责人证实,他们从来没有遇到恢复全国劳模的情况,这是首次。市局已多次向市委市政府、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报告此事,但全国劳模的授予、撤销、恢复权限都在党中央、国务院,他们只能是不断报告。

百余万存款“消失”,起诉银行还款反被刑拘

走进位于重庆南岸区张净的家中,很难想象他曾是上市公司前董事长。

两个女儿买给他的72平方米房屋,客厅墙面、屋顶已到处起壳。因为洗衣机老化,他75岁高龄的妻子陈登贵,不得不忍着腰椎间盘突出的疼痛手洗衣服。
重庆首批上市公司原董事长张净家的墙体、屋顶到处起壳。

  说起张净在的遭遇,陈登贵就来气,她在埋怨丈夫“太老实”的同时,也痛斥当初那些制造冤假错案让张净入狱的人。

  冤案,起于一笔存款。

  2001年,全国劳模、已退休的张净经营着一家塑钢管道公司。年初,副总经理黄志忠找到他,称朋友开厂,需资金帮忙,可付给“2分的利息”。

  张净考虑到私人借贷后资金的安全性,并未同意。后黄志忠称对方有银行的朋友,可通过存折抵押贷款,存一贷三。即是说,只要张净把钱存到这家银行,就可帮助黄的朋友获得存款三倍的贷款。

  张净说,他事后获知,黄志忠所说的开厂人是重庆梁平人陈天明,陈想开一个啤酒瓶厂,但缺乏资金,就找到从事民间融资的四川绵阳人雷锐。雷锐通过另一民间融资人宁凤山认识了黄志忠,并从黄志忠处得知张净手中有资金。

  在利息的诱惑下,张净同意将多年的工资、奖金和分红收入等存到对方指定的银行,为安全起见,他要求银行出具还款承诺,保证一年内还本付息;对于资金如何使用,他不予过问。陈天明等人同意由银行出具承诺书。

  2001年5月25日,张净携款38万元来到梁平,按约定存入了中国农业银行梁平县(注:现梁平区)支行(以下简称:农行梁平支行)。当天,他得到陈天明等人按24%年息给付的利息,以及盖有“中国农业银行梁平县支行营业部业务公章”的银行还款承诺书。

  2001年6月、9月以及2002年4月,张净又三次以自己或妻子陈登贵的名义到梁平存款85.92万元。四次相加,他累计在农行梁平支行存款123.92万元。

  2002年5月,38万元存款到期后,张净便持存折和承诺书到银行取款,却被银行告知:存款已被他人取走,并以“正在调查”为由拒绝支付。

  张净说,他后来了解到,陈天明、雷锐通过熟人认识了农行梁平支行出纳人员蓝振贵。他们向蓝振贵表示,要将引来的资金存入农行,由蓝负责办理银行卡、存取款相关业务,给资金总额2%的好处费。蓝表示同意。张净的38万元到账后,蓝振贵就以张净的名义办了银行卡,将其存款数次划转或取现,账上最后仅剩5块钱。

  张净多次找银行取款无果,而雷锐等人也表示无力支付。2005年6月,张净一纸诉状将农行梁平支行告上法庭,要求还本付息。

  张净说,诉讼过程中,银行方面明确告知其存款被职工蓝振贵划转或取走,银行对此并不知情;且张净手中的承诺书上的印章是伪造的,银行没有必要也不可能向储户出具承诺书。

  张净却坚持认为:“钱是存在银行的,无论如何银行应该赔偿。”在法庭主持下,张净与农行梁平支行达成书面和解协议:张在收回38万存款本金后,放弃利息并撤诉;农行梁平支行通过梁平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向蓝振贵、陈天明、雷锐等人追回38万元付给张净。

  而后,张净发现另外两笔存在农行梁平支行的71.92万元存款遭人取走。2006年3月15日,他以妻子陈登贵的名义向梁平县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农行梁平支行归还其存款及利息。

  诉讼过程中,农行梁平支行向当地警方报案称“遭遇诈骗”,警方介入调查。梁平县法院裁定陈登贵的民事诉讼中止审理。

  2006年9月8日,张净被梁平公安抓获。次日,警方以张净“协助”蓝振贵、陈天明等人取走其存款,并起诉银行赔偿骗取公共财产为由,将他以涉嫌信用卡诈骗罪刑拘。
因为冤案获刑,张净的全国劳动模范称号已被撤销,他仍保留着奖章

  获刑四年,刑满后申诉期间被撤销全国劳模

  梁平县人民法院2007年审理张净、雷锐、蓝振贵、陈天明犯诈骗罪一案时查明,张净持有的银行承诺书系虚假的,雷锐找人伪造“中国农业银行梁平县支行营业部业务公章”,印模则是陈天明提供。

  梁平县法院认定,张净将钱存入银行,以透露存折密码给蓝振贵等人,协助蓝振贵凭存折密码办理银行借记卡等方式将其存入农行梁平支行的存款取出。

  2007年10月29日,梁平县法院作出判决,认定张净“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为了获取高额利息,采取同意、协助他人支取其存款,然后起诉银行赔偿的手段,骗取公共财产,数额特别巨大,但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其行为构成诈骗罪,属未遂,依法可以减轻处罚”。梁平县法院据此以张净犯诈骗罪,判处其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10万元。

  而同案的蓝振贵则被判处受贿罪,判刑1年3个月;雷锐和陈天明被判犯伪造企业印章罪,分别获刑1年6个月、1年3个月。

  张净说,一审庭审时,他和辩护人向法庭表示没有同意任何人使用其存款,也没向任何人透露存折密码,但法院不予采纳,反而采信蓝振贵、雷锐的供证词。同时,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技术处还出具鉴定材料,认定挂失申请书上的“陈登贵”的签名系他所签,但公安从来没向他们夫妇提供鉴定样本材料。

  陈登贵说,案发至今,警方从来没有找她鉴定过笔迹。

  对一审结果不服的张净提出上诉,2008年3月31日,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处刑罚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遂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张净随后被送往重庆三合监狱服刑。

  服刑期间,张净在狱中提出申诉,他把“不复清白死不瞑目”作为自己的信念。他的小女儿放弃苦心经营的生意,一心为父跑官司,但一直没有结果。

  2010年6月8日,获减刑三个月的张净刑满出狱。他顾不上身患高血压、糖尿病,走上申诉之路。

  张净时隔多年后从人社部得到的文件显示,在他申诉期间,人社部经国务院批准,2010年12月20日下发《关于撤销张净、张心佛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的通知》,通知要求收回两人的奖章、证书,停止其享受的有关待遇。
经国务院批准,人社部2010年下发通知,撤销张净全国劳动模范称号

  重庆市高院提审,改判无罪

  张净在申诉过程中,回想起梁平县法院一审时,庭审中被提及但没出示的两张挂失申请书和两张借记卡申请表。他到梁平县法院要求查阅,但遭拒绝。而后他又找律师调阅,法院却只许看、抄,不允许复印。

  “这些单据都是别人冒用我和妻子的名填写的。既然我向他人透露了密码,别人还用向银行挂失密码吗?”张净认为,只要鉴定这4张关键性证据,就足以推翻一、二审认定的事实。

  带着手抄件,张净到最高法反映情况。他说,最高法接待人员认为这个证据非常重要,但手抄件无法证明,需要原件。

  因为曾在重庆市人大任过职,张净回到重庆后找到重庆市人大内司委和重庆市检察院协调,最初农行梁平支行拒不提供,梁平县法院也不配合。无奈之下,张净再次到最高法上访。

  张净说,从最高法上访回重庆的路上,他接到梁平县法院的电话,对方要到他家里让他承诺不要去北京上访。“我当时给他们表示,只要提供4张申请材料,他可以承诺不去北京。”

  最终,农行梁平支行从2012年2月到8月,分4次提供了两张挂失申请书和两张借记卡申请表。张净花1万多元钱,对4份申请材料进行鉴定。重庆法正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这些申请材料上“张净、陈登贵”的签字,全不是张净和陈登贵所写。张净说,其中也包括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技术处2006年鉴定的那份申请书。

  张净拿到铁证后,他再度向重庆市人大反映,经人大监督,重庆市高院2013年10月提审他申诉一案,决定再审。

  重庆高院再审时,认定4份申请材料的签名不是张净和陈登贵所写,与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技术处鉴定结果相矛盾。

  同时,重庆高院认定,原判认定张净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故意证据不足;张净主动透露密码的事实证据相互矛盾,不具有排他性。蓝振贵、雷锐的串供行为,因蓝振贵传递的串供纸条落入张净手中,雷锐未收到,串供结果并未实际发生。

  重庆市高院据此认为,原裁判认定张净构成诈骗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遂判决撤销一审、二审对张净的定罪量刑部分,并宣判其无罪。
重庆市高院对张净作出无罪判决

  国家赔偿决定已作出,全国劳模难恢复

  在获无罪判决后,张净向重庆市二中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要求赔偿限制人身自由1368天的损害赔偿金30万余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2万余元、服刑导致的经济损失320万元及利息。同时要求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

  2015年8月26日,重庆市二中院作出《国家赔偿决定书》,决定赔偿张净人身自由损害赔偿金300576.9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4万元;在侵权行为影响范围内为张净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因服刑导致的经济损失不属于法院承担国家赔偿责任的范围,其请求被驳回。

  张净不服,向重庆市高院申请国家赔偿,他提出请求法院赔偿60万元专利损失费、按2016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10倍支付精神抚慰金、恢复全国劳动模范称号并补发因取消该称号造成的经济损失等6方面内容。

  重庆高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后在2017年12月20日作出决定,张净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在4万的基础上酌加6万元,共计10万元,其余维持重庆二中院的决定。

  对于张净提出的恢复全国劳模称号并补发因取消造成的经济损失的要求,重庆市高院赔偿委员会认为,在精神损害赔偿部分已考虑到这一因素,并已向重庆市总工会建议提请恢复其全国劳模称号。

 重庆市高院作出的《国家赔偿决定书》中表述,已向重庆市总工会建议提请恢复张净全国劳模称号。

  张净说,他依然不满重庆市高院赔偿委员会作出的《国家赔偿决定书》,因为劳模称号被取消,他退休工资仅4133元,每个月比全国劳模最低退休工资少将近1500元,一年的直接损失就接近1.8万元。因为这个冤案,劳模称号被取消后,他无法享受全国劳模的慰问、疗休养、健康体检等补助。

  张净认为,重庆高院并未就恢复其全国劳模称号采取有效措施,仅是口头提请重庆市总工会恢复其全国劳模称号。但其全国劳模称号是人社部下文撤销的,和重庆市总工会关系不大。对此,他决定再进行申诉。

  “我也向人社部反应过,他们让我找重庆市人社局,需先恢复党籍,再一层一层报。”张净说,目前,他的党籍已恢复,重庆市人社局虽有报告,但一直没有结果。

  重庆市人社局表彰奖励处负责人说,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恢复全国劳模称号的情况,这是首次。但全国劳模的授予、撤销和恢复权限,都在党中央、国务院。

  该负责人说,2018年年底机构改革前,重庆市公务员局就向上级报告过此事,并以重庆市委市政府的名义上报给党中央、国务院,请求解决此事。机构改革后,相关表彰奖励的职能划归重庆市人社局,人社局2019年10月又以市委市政府的名义上报,但目前暂无消息。

  “全国劳模是极高的荣誉,老张的心情我们能理解并非常关注此事,也希望此事能得到妥善解决。”该负责人说,由于地方根本没有权限,也没有全国劳模恢复的程序,能做的就是不断向上级报告。

  一直等不到结果的张净今年4月5日邮寄材料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人社部,要求恢复全国劳模称号。4月27日,北京市二中院书面回复称,因不符合起诉条件,不予立案受理。

  “全国劳模是我终身的荣誉,如果不能恢复,我死不瞑目。”张净说,因为梁平公、检、法办冤案,导致他入狱,全国劳模也被撤销。当初他人取走的71.92万元,因为银行只愿补偿本金和活期利息,他觉得不合理也未去取钱。

  陈登贵说,“老头子踏踏实实工作一辈子,坐完冤狱如今要钱没钱,要名没名。不管能不能恢复劳模称号,他们总该给一个解决方案,不可能一直拖着。”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20-6-7 10:2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选推荐

  • 推荐最新抖音手机无人直播技术推荐最新抖音手机无人直播技术
  •  抖音直播间小风车引流推广卡片 抖音直播间小风车引流推广卡片
  • 网站超级VIP,尊享会员免费下载特权网站超级VIP,尊享会员免费下载特权
  • 微信裂变营销系统重磅上线,助力微信营销!微信裂变营销系统重磅上线,助力微信营销!
  • 五款实用的微信裂变营销软件五款实用的微信裂变营销软件

热门排行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微信论坛|微信运营|超级VIP|标签云|Sitemap|( 浙ICP备16588589号 ) 

GMT+8, 2020-9-19 23:58 , Processed in 0.078094 second(s), 39 queries .